安睿7

制茶师 潮汕宁舍茶馆主人 敏感的茶空间和茶器爱好者

© 安睿7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那些过时的青春梦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

来自1987年的CD250u,
下次再见到你,就会是另一番模样了吧~

潮汕味十足的楠糖茶点,
问我爱潮汕的理由,我能给你一万个。

桐乐茶馆,
上楼来~

上海摩登家具展上看到的灯。

新作,潮汕普宁【桐乐茶馆】
即将成形——

秋天,别来。

坚持的背包客修行方式,渐得渐远。

去了趟点头镇,带回了些福鼎白茶。

宁舍茶馆,我给这座小城的礼物。
请笑纳,并常来——

用时两个月旧屋改造而来的
叁源中医馆,即将完成。

放缓了,才算是秋天。

夜里,在陌生的地方醒来。

那时是寒冬,夜里三点。
从一个地方离开,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里。
回头想想,年轻时的无畏,真的很好。

茶制作到一半,来碗豆腐花吧!

与隐匿者同行

我,来自潮汕。

竹林茶厂外的竹林

木工制作到最后,我们在做些什么?

私茶订制~

夏天来了。

阳台,杂货。

工作室快改为杂货店了~

年轻人的世界,你能懂么?不能。

年轻时的样子,你一定忘了吧。

小镇上有条小巷子,长不足五十米,
墟日一到,大大小小地聚拢了将近二十个中草药摊贩。
没有过多的叫卖声,但足够热闹,
在没有太多饮料,冲剂,药片的时代,
平日里的调和降火,养生护元,甚至一些疑难杂症,
小镇上的人都是靠这条巷子里的中草药来解决。

不是墟的平日,草药摊的人会去山上找寻,辩认各种中草药,
然后清洗干净,绑扎成捆,静待墟日。
三日一墟,如陀螺般是轮转。
久而久之,也有些受老中医指点,
久贩成医,懂一些偏方,只要告诉他们症状,
他们甚至会配出方子来,而是治愈效果通常很惊喜。

当然,以上描述是三十年前的光景。

但如今,家母仍保持着四季适时煮些中药凉茶的习惯,
给家人,给邻里邻居。
像这样的酷暑,归家时,一碗凉茶端上手,...

金银花,厝边阿嬷的法宝。

焙茶季,然后准备去台湾。

尘外。

1 / 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