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睿7

制茶师 潮汕宁舍茶馆主人 敏感的茶空间和茶器爱好者

© 安睿7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那时是寒冬,夜里三点。
从一个地方离开,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里。
回头想想,年轻时的无畏,真的很好。

茶制作到一半,来碗豆腐花吧!

与隐匿者同行

我,来自潮汕。

竹林茶厂外的竹林

木工制作到最后,我们在做些什么?

私茶订制~

夏天来了。

阳台,杂货。

工作室快改为杂货店了~

年轻人的世界,你能懂么?不能。

年轻时的样子,你一定忘了吧。

小镇上有条小巷子,长不足五十米,
墟日一到,大大小小地聚拢了将近二十个中草药摊贩。
没有过多的叫卖声,但足够热闹,
在没有太多饮料,冲剂,药片的时代,
平日里的调和降火,养生护元,甚至一些疑难杂症,
小镇上的人都是靠这条巷子里的中草药来解决。

不是墟的平日,草药摊的人会去山上找寻,辩认各种中草药,
然后清洗干净,绑扎成捆,静待墟日。
三日一墟,如陀螺般是轮转。
久而久之,也有些受老中医指点,
久贩成医,懂一些偏方,只要告诉他们症状,
他们甚至会配出方子来,而是治愈效果通常很惊喜。

当然,以上描述是三十年前的光景。

但如今,家母仍保持着四季适时煮些中药凉茶的习惯,
给家人,给邻里邻居。
像这样的酷暑,归家时,一碗凉茶端上手,...

金银花,厝边阿嬷的法宝。

焙茶季,然后准备去台湾。

尘外。

便士·哈达威。
好久远的人物了

想了一宿,
厚着脸皮放上来。
想试一下传统木炭焙茶,
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↓

潮汕竹林茶厂@ https://weidian.com/s/210812724?wfr=c&ifr=shopdetail

见笑了*

刚收火完工的八三七系列,
中火四个小时,文火四个小时,
不完美,喉底不足,但香气突出。
折腾一宿,午睡去——

执迷不悟的事,莫过于
茶的火候,
木的热量,
灰的厚簿,
手的感知,
时间的朋友。

一份古法炭焙茶,一段感知光阴的斑驳。

坚持最传统的木炭焙制,为的是什么?
不为什么,纯粹习惯。
习惯把每年每季茶的不同气息,经过火候,然后在舌尘喉底,绽放。

三月的风和雨,
会在茶叶可以采摘的时候停下和散去。
因为有了茶机械,因为有了茶馆,
我可以再安心把我想焙制的茶焙好,
等你需找我品,找我一席话儿长。

归来,
并开始和小伙伴们的另一段时光交错岁月。
把我们的竹林茶厂梦,重新拾起,
这里空空如也是,
这里有另一种可能——
【 制茶师安睿&竹林茶厂 】

潮汕的小吃,像这里的树木,道路,房子。
是属于这里的一部分,不可缺的一部分。

放肆茶室,明前龙井。
用朴素的器皿泡一壶难得好茶,
用朴实的心态过轻奢富足的日子——

茶馆试着召集了一期香学课程,
感恩来到现场的你们!

每次与武夷山的茶人会茶总有感叹一句,修茶无止境。
图片上来自竹窠的肉桂品种猪肉,图片是无法呈现出岩韵的,只能简单地描述成:入口舌根有沙炭香之类的。
虽在不尽兴。

潮汕工夫茶,好比书法中的楷书,
是基因,也是宗派,
怀古的时候,可以来一壶。

因为传承得太好的缘故,以至于无法出新,
想想还是觉得蛮可惜的。
就因为一句“工夫茶是中国茶文化的不二代表”,
成了枷锁,成了框架,成了老子就是王法。

我是潮汕人,嗜茶成性大家都知道,
可还是想对潮汕茶人们说,
世界很大,应该出去看看。
就算不去看看,也别误会了老祖宗的意思,
拿茶艺出来嘘弄人。

这样固步自封,真的不是很好吧?。

潮汕的游神祈福,带着对年的告别礼。
又一年,好快

1 / 16